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规划 > 鉴定结项 >

着力增强新型智库“生产力”和“影响力”

发布日期:2018-12-05 09:26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根据中办发[2014]65号文件《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提出的时间表——到2020年实现总体目标,如果说2013年以来的这五年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取得了一定成效,那么未来三年是新型智库建设的“攻坚”阶段,是实现新型智库建设的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阶段。《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把是否具备“功能完备的信息采集分析系统”作为新型智库的八大标准之一,这几年智库界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都在建设自己的特色数据库和采集分析平台。智库研究咨询的第四个特征是缺乏切实管用、学理深刻和中国语境的政策分析与战略分析范式。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要“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指示并未能很好落实。

智库建设;研究;决策

2013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倡议。根据中办发[2014]65号文件《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提出的时间表——到2020年实现总体目标,如果说2013年以来的这五年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取得了一定成效,那么未来三年是新型智库建设的“攻坚”阶段,是实现新型智库建设的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阶段。“生产力”和“影响力”是评估智库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概念。

“生产力”是指智库在既定的资源投入下所有产出的总和。如果用指标来解释“生产力”,那就是内参、研究报告、会议、调研、项目、论文等,由于这些指标都是可以用数值来表达的,那么这些指标也就是衡量智库生产力的变量。“影响力”是指“总产出”产生的政策影响、学术影响、社会影响、经济影响,这四类影响并不能完全用指标来定义,更无法用精确的数值表达。但是,虽然完全定量化的影响力评价不可行,并不是说智库影响力就是一个无用的概念。其实,“生产力”和“影响力”是一组互相联系、互相制衡的评估智库建设成效的两个概念。光强调智库“生产力”概念,那就会得出一个错误认识——那就是智库活动越多,影响力越大。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有的智库研究存在重数量、轻质量问题,有的存在重形式传播、轻内容创新问题,还有的流于搭台子、请名人、办论坛等形式主义的做法。”他批评的就是个别智库只重视形式、数量上的“生产力”,而忽视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的“内容创新”和“实质创新”。因此智库的“生产力”必须是有影响力的“生产力”。相反,如果只单纯强调智库的“影响力”概念,就会把智库工作重心放在能够产生领导批示、媒体报告、网络显示度等成果和活动的生产上。因此,正确的认识是把“生产力”和“影响力”联系起来,辩证地评估新型智库的“生产力”和“影响力”。

智库产出有待平衡

根据中国智库索引(CTTI)截至2018年11月2日的数据,可以看出智库总产出呈现结构性问题。总的来说,就是决策咨询类成果——内参和研究报告偏少,每家智库每年提交的内参不到3份,每家智库每年完成的研究报告不到11份。学术性成果相对比较多,每家智库完成的报刊论文是每年24篇。这说明大部分号称智库的机构其实智库特征不显著。由于大部分智库都是学术机构的“翻牌”,熟悉学术生产的机构转型为智库时存在严重的路径依赖,并未把主要精力用在研究报告和内参的生产上。根据近期对一些省市级“智库”的问卷调查来看,75%的研究员依然认为“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来源期刊论文是最重要的成果,这与对CTTI数据的分析一致。

除了结构性失衡外,智库成果的另一个特征是调查研究基础不够,数值数据和事实数据依据不够充分。智库的政策分析应该是基于数据(数值数据和事实数据)的研究。《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把是否具备“功能完备的信息采集分析系统”作为新型智库的八大标准之一,这几年智库界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都在建设自己的特色数据库和采集分析平台。但是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就算有了数据库和采集分析平台,真正能用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目前大部分智库成果还是传统方式生产出来的,猜想的成分多于实证成分,通过个人主观判断还占较大比重。

智库成果的第三个特征是“冲击—反应”型成果远多于前瞻性和储备性成果。“冲击—反应”型成果就是对当下问题的对策型成果,也叫临时抱佛脚型成果,以前没有预料到,但是问题发生了,便赶紧开展调研,然后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有时候上级向智库要一份材料,往往只给智库三五天时间,都是短平快的。有时候智库也乐此不疲,因为此类研究往往批示率高,而真正前瞻性研究往往曲高和寡。

智库研究咨询的第四个特征是缺乏切实管用、学理深刻和中国语境的政策分析与战略分析范式。比如就国际关系而言,我们战略界就是言必称希腊,海权、陆权、古典主义、新古典主义、现实主义等西方分析范式仍是主流,很少看到基于中国语境的分析范式。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要“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指示并未能很好落实。

由于缺乏前瞻性、数据支撑、分析范式,因此这几年智库的对策研究最大的问题就是“精准性较差”。习近平总书记说“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建设智库热情很高”,可惜内容创新严重不足,“随着形势发展,智库建设跟不上、不适应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这是今后智库高质量发展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