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评奖 > 评奖要闻 >

【文萃】吴兴明 张一骢|交往论视野:一条文学研

发布日期:2019-03-13 08:50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他们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维度:网络文学和流行文学之所以在当代生活世界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恰恰不是因为文学作品作为意义媒介在读者接受时的意义生成和重塑,而是文学作品作为交往媒介,在作为读者的主体之间建构起主体间平等的交往桥梁。一、文学公共领域:文学交往的空间基础文学的交往功能在理论界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二、“戏剧行为”:文学介入主体交往的言语行为通道哈贝马斯在后期的《现代性的哲学话语》、《交往行为理论》等著作中修正了自己前期对于文学艺术的判断,不再将文学艺术仅看作文化意识形态的表达,而是更加注重于文学的审美特质。

文学交往;哈贝马斯;生活世界;公共领域

  今天,消费社会对于当代生活世界不断渗透,文学和文化消费越来越深入到人们的生活结构之中。在这一境况下,文学似乎已经成为人们在日常生活之中娱乐、审美和消费的重要内容。反映这一现象的,首先是文学消费的强势增长。其次则是文学内容衍生品对于人们文化生活的巨大影响。无论是为消费主义浪潮下的流行文学、网络文学进行合理化辩护,还是展开文化批评,这些观点的缺陷都在于:将文学的意义论窄化地集中在作品文本和读者之间,本质上还是一种主体哲学的单向视野。他们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维度:网络文学和流行文学之所以在当代生活世界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恰恰不是因为文学作品作为意义媒介在读者接受时的意义生成和重塑,而是文学作品作为交往媒介,在作为读者的主体之间建构起主体间平等的交往桥梁。事实上,大量流行文化、流行文学的影响力来源,正是文学作品作为交往媒介建构起来的公共意义在当代生活世界的共享和再分配的需求`。

  一、文学公共领域:文学交往的空间基础

  文学的交往功能在理论界并不是一个新话题。德国哲学家于尔根·哈贝马斯在其早期著作《公共领域的机构转型》中,就谈到了以文学、艺术乃至于各类评论文体为媒介的“文学公共领域”在现代社会中是如何出场、如何影响人际之间的交往的。因此,在哈贝马斯早期的理论视域下,文学公共领域在社会世界之内的展开,就为以文学为媒介的公共领域交往活动奠定了交往空间的基础。首先,早期资本主义语境下的文学公共领域向我们展现为这一公共领域之内不同阶级、不同身份的个体之间通过文学为意义媒介的对话,进行讨论、辩论乃至公共领域舆论的斡旋。在此基础上,哈贝马斯将文学作为一种意义媒介本身对于交往的形塑和影响研究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文学公共领域对于政治公共领域的批判上。文学公共领域作为一种自主性的市民社会交往场域,通过以文学为意义媒介的交往,最终将交往的结果和意义指向锚定在了文学艺术和文化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对政治公共领域的批判上。文学的交往视野在这里就被部分地转化成了政治协商视野。早期哈贝马斯对文学展开政治批判的视野,使其对现代文学艺术的审美价值产生了严重的误判。因此,文学公共领域的论述使哈贝马斯在理论上奠定了文学交往的空间基础,其中也隐含着主体之间通过以文学艺术为媒介进行交往的主体间平等、规范、有效等交往原则。然而将文学公共领域的公共性窄化理解为现代市民社会中政治批判的公共性,这是哈贝马斯在其早期对文学艺术、文学交往以及文学公共领域的文化意识形态的理解的偏狭之处。不过好在哈贝马斯后来调整了自己的视野,将文学交往论的基础更加集中于作为审美对象的文学之中。

  二、“戏剧行为”:文学介入主体交往的言语行为通道

  哈贝马斯在后期的《现代性的哲学话语》、《交往行为理论》等著作中修正了自己前期对于文学艺术的判断,不再将文学艺术仅看作文化意识形态的表达,而是更加注重于文学的审美特质。在《现代性的哲学话语》中,哈贝马斯凭借对于席勒的批判,实际上将文学艺术在现代社会中的价值锚定在了文化主体性自觉的审美价值确认层面。在《交往行为理论》中,哈贝马斯继承了波普尔关于“三个世界”的区分,并基于“三个世界”的理念,区分了在不同世界中四种主体行为和交往的模式:在行为者-客观世界中,主体的行为模式主要表现为“目的行为”和“策略行为”;在行为者-社会世界和客观世界中,主体的行为模式主要表现为“规范行为”;在行为者-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包括社会对象)中,主体的行为模式主要表现为“戏剧行为”;此外,在哈贝马斯引入的作为交往和沟通的生活世界中,行为者-生活世界的行为模式则表现为“交往行为”。这其中所谓“戏剧行为”,是由戈夫曼引入社会科学领域,着重于主体和自身的主观世界建立联系的言语行为。

  在哈贝马斯看来,戏剧行为在主体自我建构和与他者对话之余,还附带着戏剧性质的目的行为结构。它不仅仅是一种自我表现和确认的单独主体的行为模式,同时也是社会之中主体间交往和互动的目的行为。主体在戏剧行为之中主观表达之余,也借助表演、言语等方式,与他人进行交往和互动。在戏剧行为的交往活动中,生活世界里的主体间互动,是现象学直观层面,基于对文学的语感、生命结构、命运感、世界感的直观击中产生的审美共鸣,以感性分配的“同感”“共契”,在某一时空场域之中,以瞬间被点亮的源始灵魂之间的共同感知和共振,对彼此的主体进行确认。这一层关系中,这种主体交互性的承认关系是对于其他主体存在本身的承认,是对于其他共鸣者和共感者本身出场、向对方确认自己存在的一种原初的喜悦。第二层关系则是表现者通过戏剧行为的自我呈现,通过真诚、有效、规范的表演和表述,试图用言语行为向倾听者证明自身感性主体性的存在。主体将自身内部世界的审美经验,通过真诚和规范性的语言向对方进行表达,以求获得他人对于审美经验的理解、认同甚至共鸣,戏剧行为因此也就具有了主体间互动和交往的功能。主体之间的关系,就以这样一种方式联结和互动起来。

  此外,如哈贝马斯所言,文学的欣赏和审美从本质上来讲是主体借助文学艺术媒介与自我主观世界的对话,首先是一种主体世界自我建构的范畴。借助审美经验的言语行为表达和沟通是“戏剧行为”在生活世界的外延性内容,只能诉诸真诚和规范性的语言,对主体深层生命体验的片段性内容进行尽可能的描述。而主体审美深层体验的内涵,是语言所难以完全涵盖的,这就存在一个危机:在审美体验和价值判断的过程中,自我建构的主体立场是更为根本的,随时可能因为主体价值体验的个体性、丰富性和不可通约性,而吞噬掉主体间审美体验交往活动的脆弱桥梁。

  三、交往论视野下当代生活世界的文学交往范式和内涵

  如果将讨论问题的社会语境置回到当代生活世界中来,我们会发现生活世界的总体品质变迁,已经使得之前关注的很多问题和矛盾得到部分的解决。这就使得文学交往视野的建立,已有别于单纯主体审美的自我建构和社会规范交往的主体间性关系两个理论范畴。首先,是致力于主体深层体验的文学正在当代生活世界的文化消费中逐步衰落。其次,是当代生活世界的文学公共领域已经走出了哈贝马斯在《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中所论述的咖啡馆、沙龙、图书馆、高校等专门的公共空间,泛化成为生活世界的日常生活场景本身。

  当代生活世界的文学交往活动呈现出这样三种面向:基于形式论的语感维度的感性瞬间共振,基于情感维度的情绪共鸣,以及基于意义维度的意义交互与话题讨论。这三个维度的交往行为研究,消解了基于主体哲学的文学研究视角,打开了文学研究的一条新的路径。在这样一条路径中,文学的价值判断不仅在于其审美价值本身,更在于其形式与意义的审美价值对于主体间交往关系的形塑和促进。因此,在这一视野下,我们会对具有语感锋芒的文学艺术作品给予更多的肯定,因为其前卫形式出场所呈现出的“哲学感”[13]为公共领域的人们创造和分享了一种面向当代的新感性,主体之间通过共同领会将达成感性直观的共振。我们会对切中当代生活世界中大众共同情绪的文学给予更多的肯定,因为其情绪共振体验在大众中造成的情绪共同宣泄、释放和共鸣,促进了大众情感的相互理解和肯定。我们也会对在公共领域掀起或是瞬间或是持续展开的意义讨论的文学给予更多的肯定,因为其基于“戏剧行为”的言语行为具有促进主体之间平等、有效,在具体生活语境中具有言语规范性特质的言语交往的可能。

  四、结语

  审美体验中因为时间体验的缺失造成的浅俗特质,决定了这种审美体验和交往难以抵达主体排除他人维度的自我关涉结构内省式的反思性深度,从而避免了主体审美体验在绵延和深入的过程中进入自我关涉,回归主体哲学的危机。这正是当代生活世界中文学交往论视野建立的价值所在:以交往论视野的逻辑来确立当代文学和文化合理性的价值面向。在严肃“文学性”前卫探索的纯文学创作之外,无论是通俗小说、网络小说等流行文学文本,还是广告文案、影视剧本、游戏文案等泛文学文本,评价它们对于生活世界的意义,不仅在于其在商业上的成功,更在于其商业成功背后的逻辑:被生活世界中更多人认同,生活世界中更多人以其为媒介进行交往活动,促进彼此间相互理解和共契。这是今天在交往论视野下建立新的文学文本评价标准的一种思路。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西南石油大学艺术学院。《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1期。本网 闫涵/摘)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