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研究 > 决策咨询 >

30年的学术追问: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反思与重

发布日期:2018-12-07 09:14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杨耕: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国务院学科评议组(哲学)组长,教育部马克思主义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

  从当代实践出发,需要重新解读马克思的“文本”,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思想,把握马克思哲学的体系,从理论上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建构起来、再现出来。首先把马克思的哲学思想“体系化”的,是苏联马克思主义者;然而,苏马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二分结构”体系,造成了“本体论断裂”。首先对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进行批判,并力图重建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然而,在西马“析开”“重新组合”的重建过程中,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弗洛伊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实证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现象学的马克思主义、人类学的马克思主义等,使完整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从内部“爆裂”“碎片”化了。从实践唯物主义出发,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就为重建符合马克思哲学的本质特征和本真精神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开辟了新的天和地。

  马克思并不是一个职业哲学家,也没有写过传统意义上的“纯粹”的哲学著作,但马克思的确具有丰富而深邃的哲学思想,这些哲学思想就内蕴并体现在他的“尘世的批判”“法的批判”和“政治的批判”之中,内蕴并体现在他的形而上学批判、意识形态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之中;马克思并没有刻意构造一种哲学体系,但马克思的哲学思想的确具有内在的逻辑联系和理论体系,这种逻辑联系和理论体系就内含并镶嵌在他的哲学思想之中,犹如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着他的哲学思想的运动。马克思哲学思想和哲学体系的这一特点,决定了不同时期、不同国家、不同派别的哲学家对马克思的哲学思想有不同的理解,对马克思哲学的体系有不同的把握和建构,也决定了我们需要以马克思生活其中的时代为背景,从当代实践出发,重新解读马克思的“文本”,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思想,把握马克思哲学的体系,并从理论上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建构起来、再现出来。

   苏马的“本体论断裂”

  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看,首先把马克思的哲学思想“体系化”的,是苏联马克思主义者。1929年出版的芬格尔特和萨尔文特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标志着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体系,即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开始形成;1932年出版的米丁和拉祖莫夫斯的《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则标志着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基本形成。从总体上看,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特点就在于,以一种脱离人的实践活动、“排除历史过程”的“抽象的物质”为起点范畴和建构原则,演绎出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以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二分结构”为总体框架,把辩证唯物主义即“宇宙观”作为理论基础,把历史唯物主义作为辩证唯物主义在社会生活中的“应用”。马克思“借哲学的唯物论之应用于人类社会及其历史的认识,以达到唯物论之彻底的发展”。

  这样一来,马克思的哲学从实践出发去理解“对象、现实、感性”的视角被遮蔽了,唯物辩证法的批判性和革命性被抽象化了,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意义及其划时代贡献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被抛弃了。实际上,这种哲学体系就是马克思所批判的“抽象的唯物主义”“抽象的自然科学的唯物主义”。在这种“抽象的唯物主义”基础上,要建构体现马克思哲学的本质特征和本真精神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只能是在神话中才有可能抵达的境界。

  无疑,无论是芬格尔特、萨尔文特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还是米丁、拉祖莫夫斯基的《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都阐述了马克思哲学的一些基本观点。但是,从总体上看,无论是芬格尔特、萨尔文特,还是米丁、拉祖莫夫斯基,都没有真正理解和把握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与旧唯物主义的本质区别,都没有真正理解和把握马克思哲学体系的本质特征,实际上,都是在用近代唯物主义来理解马克思的现代唯物主义,并以此为基础去建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然而,由于种种的历史原因,由芬格尔特和萨尔文特、米丁和拉祖莫夫斯基所建构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二分结构”体系不仅“流传下来了”,而且成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唯一“正统”“权威”的解释,产生了极其广泛而持久的影响。无论是斯大林去世后的批判斯大林运动,还是之后出版的一批又一批的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包括康斯坦丁诺夫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无论是20世纪50~80年代苏联哲学界的认识论派与本体论派的论争,还是两次关于唯物辩证法的讨论,都没有从根本上动摇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这一“二分结构”体系,可谓“固若金汤”。

  直到半个世纪后,即1982年,《哲学问题》发表编辑部文章,才在苏联历史上首次明确提出,要从根本上反思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二分结构”的体系,研究“二者的本质同一”。1985年,格列察内、卡拉瓦耶夫、谢尔热托夫在《列宁格勒大学学报》上发表《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本质同一》一文,在苏联历史上首次明确提出,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不是一般与特殊的关系,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两个组成部分,而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两个理论特征;社会是人与自然的本质同一,脱离了社会存在,就没有存在与思维的关系,唯物主义的辩证性只有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形式中才有可能,历史唯物主义是唯物主义辩证法的集中体现,而“实践”则是把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一体化”的哲学范畴;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二分结构”体系的根本缺陷就在于,在一个完整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造成了两个对象、两种“存在”、两种唯物主义以至两个学科,从而造成了“本体论断裂”。所以,必须“摒弃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图式”。由此,苏联哲学界开始反思并力图重建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