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研究 > 决策咨询 >

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的视角:“事实”何以推出“

发布日期:2019-03-10 17:40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How Can "Value" Be Derived from "Fact":From Perspective of Marxism's Practical View

 

  杨松,哲学博士,厦门大学哲学系副教授。福建 厦门 361005

  原发信息:《中国人民大学学报》第20183期

  内容提要:在现实生活中,人们为了满足需要而从事各种生产实践活动,以获得劳动产品,并且在消费过程中,通过正负面的体验来确认该产品是否满足自己的需要,从而得出该产品以及生产该种产品的技术手段、生产结合方式有无价值的结论,而关于事物、行为“是什么”的事实认知则是人们在创造价值物的实践过程中逐步获得的。随着实践过程的不断重复,人们逐步认识到:具有某些事实性特征的事物或者行为是具有价值的,并通过语言形式表现为从事实判断到价值判断的直接推导。

  事实/价值/需要/生产实践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当代西方学界关于马克思、恩格斯基础伦理思想的系列研究”(17CZX010)。

 

  事实判断何以能够推出价值判断?这是哲学家休谟留给后世学者苦苦思索的诸多难题之一。很多分析哲学家从语言分析的角度来探索事实判断推出价值判断的逻辑可能性,产生了不少真知灼见。但是,单靠语言分析难以解释语义与逻辑的来源,需要回归生活实践,回归到马克思主义那里去。笔者拟通过考察人们创造价值、确认价值和最终形成价值判断的具体历史过程,并在每一个环节厘清“事实”与“价值”的关系,从而说明在今天,人们何以能够合逻辑地直接从事实判断推出价值判断。这是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来分析和解决问题的一次尝试。

  一、生产活动中的“事实”与“价值”

  在马克思看来,“价值”有两个含义:其一,作为经济学意义上的“价值”,它表示凝聚在商品中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是通过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衡量的。这不是本文要讨论的“价值”。其二,哲学意义上的“价值”。20世纪80年代以来,李德顺、李连科、王玉樑等学者对马克思哲学意义上的“价值”做了深入的研究,奠定了中国马克思主义价值哲学研究的重要基础。近几十年来,马克思在哲学意义上谈论的“价值”已经成为国内价值哲学界熟知的概念。那么马克思在哲学意义上讨论的“价值”是什么含义呢?

  在马克思早期的著作中,我们已经能够看到其对价值现象的描述。《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指出:“忧心忡忡的、贫穷的人对最美丽的景色都没有什么感觉;经营矿物的商人只看到矿物的商业价值,而看不到矿物的美和独特性;他没有矿物学的感觉。”①我们都知道,“美”是一种价值,为什么在忧心忡忡的穷人那里,景色却没有“美”这种价值存在呢?这是因为“穷人”的需要不是“审美”,而是“生存”,因此他是以生存需要而不是审美需要来指向事物的,只有能够以合乎生存需要的方式与他发生关系的事物,才会成为他需要的对象,从而会被称为是有价值的。同样,“商人”的需要是“谋利”,矿物之所以对他而言是有价值的,也仅仅是因为矿物能够满足他的这一需要。可见,不管是穷人还是商人,其实都是以自己的“需要”去理解事物,并根据自己的需要来主动地指向事物,最终根据事物是否能够满足需要,因而以是否“满足需要的对象”来决定它究竟是否具有价值。

  通过进一步的文本考察,国内学界比较广泛地注意到马克思关于“价值”一词历史起源的研究,这一段话尤其引起学者们的注意:“《评政治经济学上若干用语的争论》一书的作者、贝利和其他人指出,‘value,valeur’这两个词表示物的一种属性。的确,它们最初无非是表示物对于人的使用价值,表示物的对人有用或使人愉快等等的属性……使用价值表示物和人之间的自然关系,实际上是表示物为人而存在。”②马克思认为,一方面,“价值”最初表示的就是物对人的“使用价值”;另一方面,“使用价值”实际上就是表示物和人之间的关系,即物为人的存在。如果我们进一步分析,就需要知道,这个“使用价值”表示的是物为人的什么方面的存在。很显然,当马克思回答说“使用价值”表示“物对人有用”时,他实际上就是在说“使用价值”表示物可以用于满足人的需要,因此这里的“物为人的存在”实际上就是说物为人的需要的存在。可见,马克思主义确实将“人的需要”与“价值”联系了起来。③

  正是在上述考察的基础上,学者们形成了关于马克思哲学意义上的“价值”的一种共识,即价值表示的是客体的存在、属性、变化等对于主体的内在尺度(即人的需要)的相符合、相一致的性质和程度。④但是,“价值”是事物固有的属性吗?它是天然形成的吗?答案是否定的,“价值”主要形成于人类的社会实践特别是生产劳动中,而也正是在此过程中,“事实”与“价值”之间形成了密切的关联。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关于第一个历史活动的论述表明,人类满足需要的活动乃是一切历史的开端。人们通过实践,特别是通过生产劳动来实际地创造、获取实物以满足需要。在生产实践中,人们力图获得的就是那些原本在他之外却经由生产劳动而变为能够满足需要的、因而是有价值的物,在此过程中,人们对外发生三重关系:

  第一,他必须对作为自己劳动资料、劳动对象的自然物有所认识,使得原来在他之外的自然物成为进入认识领域中的对象,进而把握自然物的性质、运动规律等,在此过程中人与对象发生的是“认识关系”。而在这一关系中,关于“事实”的认识不是纯粹中立的,它总是伴随着价值因素的缠绕,这是因为:生产劳动要能够进行,就必须在劳动的同时对自然界的各种事物有所认识,即形成关于“事实”的认知,否则劳动就无法顺利进行。可见,“事实认识”是为了满足“实践”的需要而在“实践”中进行的。这样,“事实认识”就内在地成为“实践”“劳动”的一部分,也是在“实践需要”的推动下而从事的人类活动的一种,从这个意义上说,“事实认识”以及“事实判断”的形成本身就已经是受到价值取向推动的活动。进一步说,“实践”是在人的需要的推动下,以满足需要为目的的活动,而“事实认识”又是为了这种活动而服务的,因此“事实认识”就不仅仅只是为了“实践”而存在,根本上是为满足人的需要服务的。这样,总结起来说就是:“事实认识”以满足实践需要为直接目的、以满足人的自身根本需要为最终目的,因而也是有价值特征的活动。

  在“价值物”的形成过程中,并不是与人无涉的客观“事实”作为历史的前提,在先的是人的需要,即某种价值取向(或称“内在尺度”)。在需要的推动下产生了人的实践,而关于“事实”的认识和“实践”几乎是同时展开的——人们在认识“事实”的同时进行着“实践”,也在“实践”中认识“事实”从而形成事实判断。从历史现实来说,在创造价值物的过程中,人们往往并不是先有关于事物“是什么”的事实认识,然后从事实践活动并且判断事物是否具有“价值”,反而先有的是人们“需要什么”的价值诉求,并在致力于满足价值诉求的实践活动中,同时也进行着关于事物事实性质的认识。可见,就“事实认识”来看,“它属于主体对客体对象的本质联系的反映,这种反映也不能脱离明确的或潜在的价值目标的影响。因此,认识过程中的不同阶段都存在着与该阶段相适应的价值关系”⑤。

  第二,在对自然物认识的同时,人也依据自己的需要将其从“自在之物”改造成“为我之物”,力图创造出有价值的产品,从而与自然物之间实际地发生改造关系,获得的是同时兼具“事实”和“价值”两种属性的产品。在改造关系中,人们则是要根据自己认识的结果和需要,开展生产劳动——利用自然界已有的劳动资料,通过自己的劳动力,将劳动对象按照自己的需要发生“为我”的改变,从而使之成为能够满足需要的产品。马克思通过“两个尺度”的思想来表达上述观点,他说:“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构造,而人却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处处都把固有的尺度运用于对象。”⑥马克思认为:一方面,人以自己的需要为实践的内在尺度,对自然物按照“为我”的方式来改造,这就要求生产劳动具有合目的性;另一方面,人们要依靠对自然物的变革进行生产,而自然物不会按照人的希望随意发生变化,因为自然物还有自己的性质、运动规律,这些都是事物自身具有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内在必然性,也是人们实践的外在尺度。在比较初级的劳动中,人们只有不断尝试和重复,才会逐步明白自己的行为必须顺应自然物本身的规律,从而使得生产劳动具有合规律性。而在比较成熟的生产劳动中,人们会对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的性质、规律等有清楚的认识,并以之指导实践,从而顺利达到实践目的。因此,结合上面的“两个尺度”来看,人对自然物的改造,最终是以合规律性和合目的性为基本特征的实践活动,是根据对事物的性质和规律的认识,以满足自己的需要为目的,将自然物改造为满足需要的物的过程。正是因为生产劳动是人类合规律性和合目的性的统一,所以获得的是既包含“事实”,又包含“价值”的产品。

  第三,人们在实践中不仅要与自然发生关系,而且还要尝试着以某种方式结合起来行动,从而构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人们的历史活动不仅包括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生产,即进行生产物质资料的实践,而且还包括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生产,即进行社会交往。而在社会活动中,人们的需要往往指的是安全、有序、高效、顺畅等等利益,而行为之有价值则在于对这些人们共同利益的维护或者实现。例如,为了实现财产的有序转移,要求人们必须以特定的方式来处理彼此之间的财产关系,而究竟是使用“口头约定”还是“书面契约”的形式,则根据人们在不同物品交换的场合下具体实践的结果来确定。随着社会实践的深入,无论是“口头约定”还是“书面契约”,其具体形式、操作手段和应该注意的细节,都处处以“财产的有序转移”为目标,并在具体情况下改变自己的内容,也都在人们追求这一目标的过程中获得了自己丰富的形态。

  所以,当人们说一个社会行为是“有价值”的时候,一方面不是指行为本身天然地具有“价值”,另一方面也不是指人们首先要认识关于行为的事实特征,然后才能得出其是有价值的结论。只有当人们通过这种方式行动起来并达成特定的利益目标时,人们才会得出结论说这种方式的行为是有价值的。可见,在生产实践和社会实践中,各类行为在根本上是为了实践的需要,从而也是为了人们自身“需要”而产生的,因此本身已经是具有价值维度的“属人”的行为。在实际活动中,如果通过这种方式的行为,人们获得了满足需要的从而是有价值的劳动产品或者达成了既定的社会目标,那么该行为就最终获得了所谓的“价值”。可见,行为的价值也是从人的需要开始,在社会实践中获得的,而且并不是它们先具有某些事实特征而后才有“价值”,而是人们先带着“价值取向”(即内在尺度)以一定的方式去行动,而该行为在成为某种“事实”的同时,也成为“有价值的行为”。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