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研究 > 理论文章 >

孙骞谦:知觉场景式内容作为一种虚拟内容

发布日期:2018-11-23 08:58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Scenario Content of Perception as a Kind of Virtue Content

  孙骞谦,中山大学哲学系暨中山大学逻辑与认知研究所。

  原发信息:《世界哲学》(京)2018年第20184期 第152-159页

  内容提要:知觉经验中,一个由种种对象及其性质所填充的空间区域,作为一个空间场景,呈现给知觉者。由此,知觉的表征内容可被视作一种场景式内容。在此图景下,我们承诺了关于知觉经验现象特征的一种场景式理解。诺伊针对知觉经验的快照式理解的怀疑主义挑战,恰恰可针对这种场景式理解。然而,他的挑战建立于一个隐含假设基础上,即快照式理解的拥护者假定,知觉中的呈现等同于现实给予。他将这一假定弱化为,呈现仅仅表现为一种可通达性。事实上,场景式内容论进路同样可以采取对于呈现的这一弱化理解。相应地,场景式内容本身成为一种虚拟内容。

  场景式内容/现象性/呈现/可通达性/虚拟性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现象的意向性何以存在”(项目编号:16CZX047)的阶段性成果。

 

  在知觉中,主体所处的空间场景呈现给经验。①空间场景是一个以知觉者为中心的、朝向知觉者,并被各种对象以及它们例示的性质所填充的空间区域。知觉表征外部世界的状态,这一空间场景因而可被视作知觉的表征内容。此外,知觉经验有着独特的现象特征。②经验又是透明的,通过内省把握知觉的现象特征,我们只能透过经验,直接抓取表征内容。这意味着,现象性中的可分辨要素皆可定位于内容。由此,知觉场景作为表征内容,同时反映了现象特征。为把握知觉场景的实质,本文引入C.皮科克(Christopher Peacocke)的知觉场景内容论,并通过局部的修订,建构如下理论模型:在知觉中,知觉者所处环境呈现为一个由诸多对象连同其所承载的固有性质所填充的、朝向主体的空间场景;这一场景即为知觉经验的表征内容。可以看出,这一场景式内容的建立,现象层面依赖于对知觉呈现的空间场景式理解。由此,这种场景式理解构成了场景式内容论的重要辩护依据。A.诺伊(Alva )提出了针对知觉经验的快照式理解的挑战,若将他的挑战转移至针对场景式理解,则在客观上动摇了场景式内容论的辩护基础。本文尝试正面回应诺伊的挑战,捍卫现象层面的场景式理解。我们的回应带来两个理论后果:第一,经验中客观事项的呈现(presence)并非等同于现实给予(actually given),而可被视作一种可通达性(availability);第二,场景式内容因此可被界定为一种虚拟内容(virtue content)。

  本文的目标是初步建立知觉场景式内容论图景,并论证这种场景式内容是一种虚拟内容。本文的讨论包含三个主要环节。第一节,尝试建立知觉场景式内容论图景,并简要说明它的非命题与非概念特征。第二节,引入诺伊对于经验快照式理解(snapshot conception)(对等于场景式理解)的挑战,并做出回应。第三节,明确并进一步捍卫场景式内容的虚拟性与场景性结论。最终,我们得以建立作为虚拟内容的知觉场景式内容论。

  一、知觉场景式内容论

  知觉作为一种心灵状态,具有两个本质特征。一方面,知觉表征世界所处的状况,后者构成了知觉的表征内容(以下简称知觉内容);另一方面,知觉伴随着知觉经验,后者具有感受质性(qualia),这使知觉具有了现象特征。同时,经验具有透明性:当我们将内省观察施加于经验,我们无法把握经验自身,而是透过经验直接看到它所呈现的世界。(cf.Harman,1990)为辩护这一透明性洞见,知觉经验现象层面的主观可把握要素都应定位于知觉内容的构成要素。在知觉的表征内容中容纳经验现象的重要特征,构成了我们关于知觉内容论理论的一个重要追求。

  皮科克构建的知觉场景(scenario)内容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初步方案。(cf.Peacocke,1992:61-65)③第一,呈现于知觉经验之中的,是知觉者所处的周遭空间。然而这一空间并非单纯客观空间,而是以知觉者所处位置为原点,并以知觉者身体姿势为轴而构成的主体中心空间。第二,这一空间被各种可感(sensory)性质所填充,如对象的表面、纹理、色调等等。这一被各种性质所填充的主体中心空间,即皮科克所指的场景(scenario)。场景首先是一个空间种类(type),由各种性质(种类)以及它们的填充方式所规定。通过引入知觉者与知觉时间,并以知觉者所处的现实方位来固定场景的空间原点,则此场景空间得以实现个体化(get tokened)。这一个体化空间,被称为定位场景(positioned scenario)。知觉场景式内容由此定位场景所构成并穷尽。

  在此方案的基础上,笔者尝试做出两点修订。第一,将个体对象引入知觉场景。第二,将场景中所填充性质明确定位为对象固有性质(intrinsic property)。皮科克方案中,空间场景并不包含个体对象。我们做此断言的理由有二:首先,皮科克枚举的空间填充者仅包含性质与空间方位,并未提及个体对象;其次,场景自身作为空间种类,依靠具有个体性的知觉者与时间获得个体化定位,场景中对象作为另一种可能的个体化来源被直接忽略。事实上,个体对象是知觉场景中不可或缺的构成者。考虑知觉经验的如下基本特征:知觉视角性(perspectivness)与知觉恒常性(constancy)。根据知觉视角性,知觉发生于特定时空,因此知觉对象必然会基于它同知觉者的空间相对位置与当下知觉环境,以特定侧面与样态显现于知觉者;根据知觉恒常性,尽管知觉对象的呈现样态依视角变化而变化,但它自身的固有性质仍于当下视角,或视角变化过程中,获得稳定且恒常的呈现。以观看杯口为例。根据视角性,基于我的视线与杯口平面所成的夹角,杯口显现(appear)为特定形态的椭圆;根据恒常性,在杯口的椭圆样态显现之中,杯口的圆仍旧获得稳定且恒常的呈现(presence)。可见,作为知觉这一心理状态的基本形而上特征,视角性与恒常性在知觉经验的现象性层面反映为“经验显现与呈现”这一现象双重性。然而直观上,尽管显现与呈现有着诸如上述(圆与椭圆)的现象性差异与距离,知觉者对于双重现象中的哪一方揭示了知觉对象客观性有着不言自明的把握。相应地,显现现象恰好构成恒常性或客观呈现的中介者:知觉者通过并基于显现,把握知觉呈现的客观性。设若知觉场景仅包含性质对于特定空间的填充,那么所显现性质与所呈现性质同时构成场景空间的填充者,有差异然而地位对等。只有将个体对象引入空间场景,使之作为两种性质的共同承载者(bearer),两者之间的不对等性与中介关系方才可能获得说明。

  为将显现与呈现这一现象双重性定位于知觉内容,我们引入S.谢林博格关于对象的固有性质(intrinsic property:IP)与环境依赖性质(situational-dependent property:SP)的二元区分。(cf.Schellenberg,2008)仍以杯口为例。圆形即杯口的IP,不因知觉环境与视觉角度的变化而改变。椭圆形为杯口的SP,它的离心率由我的视线与杯口平面构成的夹角以及杯口的IP共同决定。由此我们可将SP与IP同时置入经验内容,前者说明经验显现(SP即所显现性质),后者说明经验呈现(IP即所呈现性质)。两种性质虽然不同,却例示于同一对象。双方基于几何或自然规律的谐变关系,则为SP呈现之于IP呈现的中介作用提供了本体论层面的说明。同时,借助IP与SP的二元区分,我们亦可明确,皮科克所指的场景空间填充性质应由场景中对象的IP构成。理由有二。第一,引入对象,则填充场景空间的性质应为对象固有的,独立于知觉者视角与知觉条件的性质,亦即IP。第二,IP与SP表现出明显的互斥关系。杯口或呈现为圆,或为椭圆,或交替出现。知觉经验是一致的,不会同时包含互斥性质。因此,特定时刻中IP进入场景空间,则SP应被排除。换言之,场景式内容所包含性质只能是IP。相应地,知觉所呈现的对象性质亦为IP。④

  由此,我们获得了一个修订后的知觉场景:知觉呈现了一个朝向知觉者的主体中心空间;空间之中分布着诸多对象,对象连同它们所例示的可感的固有性质(IP)构成了知觉空间的填充者。修订后的场景式内容亦由这一知觉场景构成并穷尽。可以想见,填充场景空间的性质作为世界中的客观性质,相较于知觉者的主观分辨能力更为精细(fine-grained)。这意味着相对于同一知觉经验,场景空间的多个填充方式都可保证这一经验是正确的。(cf.Peacocke,1992:63)由此,这些相容于知觉正确性的填充方式的集合,构成了知觉经验的正确性条件。

  根据知觉内容的场景性结构,知觉经验同时还是非命题且非概念的。⑤迄今的主流理论大都假设知觉具有命题结构,理由有二:第一,知觉是对世界的表征,表征有真假,而命题是真值的承载者(bearer);第二,我们能够描述知觉内容,对所做描述的肯定进而形成知觉信念或判断,而命题本身即描述语句所表达的内容。然而根据知觉内容场景论,知觉内容本质上是类似图象(picture)结构的场景。图象与它的表征内容之间并非单纯符合与否(亦即真或假)的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有着具有程度差别的相似关系。迄今关于命题的主流理论似乎并不兼容后者。另外直观上,我们无法使用语句穷尽性的描述图象。如果语句结构充分反映命题结构,那么针对图象的语句描述的不充分性,也暗示了图象与命题的非同构性。因此,场景式内容不具有命题结构。⑥

  概念性方面,R.赫克区分了关于经验概念性内容的两种理解:内容性观点与状态性观点。(cf.Hecker,2000)⑦根据前者,概念性要求经验内容自身由概念构成,比如“事物呈现的模式”(mode of presentation)这种弗雷格式概念。根据后者,概念性要求知觉者能够处于相应经验状态,要以她当下拥有能够标准地刻画这一状态所需的概念储备为先决条件。场景式内容论满足两种理解下的经验非概念性特征。内容性方面,知觉内容既然仅由对象、性质及所处空间构成,它并不需要概念为其构成要素;状态性方面,根据场景式内容论,任给两个知觉,若所呈现场景相似(可感性质与空间配置),则知觉者当下的概念储备是否存在差异,都不影响两个知觉的内容是相似的。⑧因此,场景式内容是一种非概念内容。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