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研究 > 理论文章 >

陈瑜/丁堃:新兴技术价值前置型治理

发布日期:2018-12-04 09:31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Pre-Value Governance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A New Path to Dealing with the Uncertainty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

 

  陈瑜(1982- ),女,黑龙江哈尔滨人,大连理工大学人文学部博士研究生,大连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研究方向为新兴技术治理与政策,E-mail:chenchen8287@163.com;丁堃(1962- ),女,辽宁海城人,哲学博士,大连理工大学人文学部教授,大连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研究方向为科学计量与科学管理,E-mail:dingk@dlut.edu.cn。大连 116024。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京)2018年第20185期

  内容提要:新兴技术不确定性特征使得新兴技术应用带来了出人意料、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这使得新兴技术治理成为了一项重要的议题。新兴技术治理一般基于传统专家决策模式,但该模式不具有新兴技术的全部知识和信息,也无法决定广泛社会主体的偏好和价值,更难以应对新兴技术不确定性引发的社会问题。治理背景下,研究提出新兴技术价值前置型治理的新路径,并利用治理网络重新分配治理主体的权力、利用政策网络阐述多元主体协商和互动的博弈过程、利用公众参与实践获取多元主体充分和对称的信息,为应对新兴技术不确定性提供了有效的治理路径和工具。

  The uncertainty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 makes their applications the cause of unexpected and very serious social problems,which makes their governance an important issue.Governance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 is generally based on the traditional expert decision-making model.However,this model does not have all the knowledge and information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and it cannot determine the preferences and values of a wide range of social entities,and it is even more difficult to cope with the social problems caused by the uncertainty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Under the background of governance,this study proposes a new path of pre-value governance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It uses governance networks to redistribute the power of governance subjects,policy networks to elaborate the process of multi-subject negotiation and interaction,and public participation to acquire multiple entities symmetric information,so as to provide an effective governance method and tool for dealing with the uncertainties of emerging technologies.

  治理/不确定性/价值前置/新兴技术/Governance/Uncertainty/Pre-value/Emerging technologies

  标题注释:中国工程院咨询项目“国际制造研究领域工程科学问题的研究进展、竞争态势及我国的对策”(项目编号:2016-XZ-03)。

 

  一、引言

  新兴技术应用与发展过程中,新兴技术不确定性带来了出人意料、非常严重的社会后果。新兴技术不确定性是新兴技术早期人们缺乏新兴技术完备的知识和信息,使得人们不能预测新兴技术应用和发展带来的社会后果,当新兴技术被广泛应用时,可能出现了侵害社会的后果。此时,新兴技术已经成为整个经济和社会结构的一部分,以至于对它的控制十分困难,且控制该新兴技术变得非常昂贵、困难和耗费时间。[1],[2]纳米技术就存在这样的社会问题,纳米材料是世界各国投入最多、发展最快的新材料,被广泛应用于光学、药学、生物医学等领域。然而,科学实验证明纳米材料能够经呼吸系统、皮肤接触自由穿越肺部细胞、血脑屏障等到达全身,破坏身体器官功能,造成细胞活性丧失等症状,[3]从而对生物体造成健康危害。2009年北京朝阳医院宋玉果课题组调查了一起职业中毒死亡事故,调查结果显示两名离世女工肺部及肺盥洗液中均检出了30nm尺寸的颗粒物,课题组认为女工的死亡与纳米颗粒有关。[4],[5]可见,纳米技术已经初显出新兴技术不确定性带来的社会问题,而新一代信息技术、转基因作物、智能机器人等新兴技术如果被应用不当,也会出现和纳米技术同样的社会问题。

  所以,应对新兴技术不确定性是新兴技术治理最关键的环节,本文的研究问题是何种治理路径可以应对新兴技术不确定性带来的社会问题。

  二、新兴技术不确定性的内涵

  从语义角度,英语语义将不确定(uncertainty)释义为犹豫、迟疑、无把握(the state of being uncertain)、拿不定的事、令人无把握的局面(something that you cannot be sure about;a situation that causes you to be or feel uncertain);情况的某些方面是不知道的,或者某些事是不知道的、不能肯定的(“a situation in which something is not known,or something that is not known or certain”)。[6]汉语语义将不确定性释义为易变、无常、捉摸不定、不能确知、不能断定、难以预料等含义。[7]

  新兴技术不确定性涉及新兴技术本身不确定性、新兴技术认知不确定性、新兴技术制度不确定性。([1],pp.6-7)第一,新兴技术本身不确定性涉及技术知识或科学基础是模糊的、复杂的、不可预测的或概率的;[8]新兴技术系统是不确定的,包括技术成本或性能[9]、技术标准[10]、新兴技术和嵌入技术基础设施之间关系、选择替代(未来)技术;([9],p.340)新兴技术应用是不确定的,包括研发实现、研发时间、商业化。[11]

  第二,认知不确定性是由于人们没有完全了解技术本身的知识,以及无法获得或者不能及时获得与技术相关的必要信息,使得个体、组织和群体依据各自的参考框架对新兴技术问题有不同的认识和观点,这些观点和认识使他们在不对称的争论结构中纠缠在一起,形成了认知僵局或认知停滞。([1],p.7)新兴技术的认知不确定性源于新兴技术本身和社会的交互关系,新兴技术必然涉及多元主体,多元主体对新兴技术都有不同的看法、目标和资源,决定了多元主体会利用不同的策略来应对新兴技术本身的不确定性,这就形成了认知不确定性。[12]新兴技术认知不确定性是人们关于新兴技术知识和信息是缺乏的或不可利用的[13]、不一致的[14];人们的能力(区别、精确预测、定量分析)和行动(提供干预)是不可靠的。([13],p.150)

  第三,制度不确定性源于多元主体对新兴技术引发的社会问题持有不同的观点,群体间仅保持着交换观点,没有发生相互作用以及实质性的决策交换,[15]致使多元主体选择解决复杂社会问题的措施不一致,可能存在利益冲突;[16]当策略分散时,难以形成一个领域的统一行动,即无法进行干预,导致制度不确定性。[17]制度不确定性是多元主体生活、工作领域、国家制度存在差异,使得各主体有不同的认知、目标和利益,每个主体会遵循各自的组织、行政级别、网络所规定的任务、意见、规则、组织文化来指导他们的行为,这就导致了不同制度系统的碰撞。([1],pp.7-8)

  三、专家决策模式的问题和局限

  现实实践中,一般以专家决策模式应对新兴技术不确定性,该模式的特征是政治专家和技术专家主导着新兴技术的安全管理,强调新兴技术给国家和社会带来的经济效益,其监督跟踪、政策纠偏机制薄弱,出现不良反应的救济机制欠缺。[18]该模式认为新兴技术决策以政治和技术专家为主导,公众只需要接受与理解科学、才能参与科学,掌握更多的知识是公众更积极有效地参与科学政策决策过程的前提。[19]

  应对新兴技术本身不确定性,专家决策模式利用技术路线图作为决策依据。技术路线图是通过画出技术的发展或使用的大体方向,给技术人员以及其他关系人指明技术航线。技术路线图面对的主体包括关注企业技术的未来发展和实施的企业高层经理和部门经理、政府的高、中层领导班子以及与技术创新有关的职能部门(特别是研究与发展、设计部门与营销部门)、企业和政府的技术战略部门。技术路线图为这些主体提供决策依据,从而减少了技术不确定性,包括政策决策、投资决策、合作决策等。

  应对新兴技术认知不确定性,专家决策模式利用技术预测指导新兴技术未来的应用和发展。技术预测是根据社会与经济发展目标的设定,预测那些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必须解决的技术和科学技术问题。技术预测是为了适应未来,更偏重于经济目标,政府依据技术预测结果注重技术对经济发展的影响程度。

  应对新兴技术制度不确定性,专家决策模式利用技术评估方法进行决策。技术评估是根据技术的价值观,对技术可能给自然和社会各方面带来的影响进行分析、评价。技术评估多采用结果导向的评估方式,通过事前设定一系列的评估指标,衡量技术可行性和可能性后果;同时,评估的主体通常由政府主导、专家实施,并基于评估结果判断和制定技术成果转化的相关政策。

  由此可见,专家决策模式较适用于管理成熟技术,人们能够利用该模式控制和解决成熟技术产生的社会问题。然而专家决策模式并不能很好的解决新兴技术问题,因为新兴技术涉及到每个人切身的利益,包含了人们太多福利的不确定,很难按照明确偏好和既定利益进行解答(例如投票)。[20]无论是技术路线图还是技术预见和技术评估,三者都是较多的考虑来自技术专家和政治专家的意见和观点,而较少的考虑广泛社会公众的意见、观点和价值。这就导致政策决策可能没有征求广泛社会公众的意见,而给他们带来侵害。所以,许多国家政府和学者提出新兴技术应用,不应只是管理,而需要新兴技术治理。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