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研究 > 理论文章 >

袁继红:社会规范何以自然化?

发布日期:2019-03-10 17:39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How Could Social Norms Be Naturalized?

  袁继红(1977- ),女,湖南华容人,哲学博士,广东财经大学教授,研究方向为社会科学哲学。广州 510275

  原发信息:《科学技术哲学研究》第20184期

  内容提要:自然化社会规范需要澄清社会规范的解释性和规范性功能之间的关系。毕凯瑞不但消解了社会规范的规范性功能,而且对社会规范的解释性功能也过度限制于混合动机博弈的合作解释中,更为要害地是模糊了启发性解释和慎思演算机制,故而没能澄清社会规范的规范性功能和解释性功能。瑞斯乔德对毕凯瑞的批评是中肯的,但其生态分析进路也存在待解的问题。

  Naturalized social norms need to clarif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explanatory function and the normative function of social norms.Bicchieri not only eliminates the normative function of social norms,but also limits the explanatory function of social norms just to the cooperation explanation in mixed-motive game.Most basically,Bicchieri's approach blur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uristic explanation and deliberated explanation,thus fails to clarify the explanatory function and the normative function of social norms.Risjord's critique of Bicchieri is pertinent,but there are also problems to be solved in his ecological analysis.

  社会规范/规范性/自然化/规范性预期/躯体效价/social norms/normativity/naturalized/normative expectations/somatic valeneed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现代归纳逻辑的新发展、理论前沿与应用研究(15ZDB018)”子课题“归纳逻辑理论前沿研究”。

 

  一、问题背景

  社会规范的自然化研究是当代社会科学哲学的热点问题。人类社会离不开社会规范,社会科学也常诉诸社会规范来解释人类行动。然而,一方面,社会规范具有规范性,是约束特定环境下行动如何正确地做出的准则,属于“应该”范畴;另一方面,解释(explanation)刻画的是事件间的因果关联,属于“是”的范畴。那么属于“应该”范畴的社会规范何以能被还原或者自然化而进入社会科学解释呢?对这个主题有两种基本立场:规范主义和自然主义。

  规范主义认为社会规范不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由于其规范性特征而不能被还原或自然化。其基本论证资源有二:休谟关于是与应该的论证,和摩尔的自然主义谬误论证。在认识论意义上,规范主义与诠释论结盟,主张社会科学要承诺价值、社会规范是实存的,社会规范使得自然世界和社会世界之间存在不可跨越的鸿沟,如温奇[1];形而上学的规范主义甚至主张社会规范在本体论上与任何自然事实都不同,如凯尔森[2]等。

  自然主义主张社会规范不是外在于因果秩序的东西,可以对社会规范进行某种程度的还原或者自然化,从而使其进入社会科学解释框架中。主要有两种思路:

  1.理性选择进路:将社会规范内化为个体能动者的信念期望,采用博弈论资源对之进行刻画,如刘易斯基于协调博弈把习俗特征化为具有相互期望的规律性行为模式[3];毕凯瑞将社会规范特征化为个体间相互回应的规范性预期,论证规范性预期在解决混合动机博弈中的解释功能[4]等。

  2.实践理论进路:虽然也依靠个体行动和态度来分析规范,但反对个体行动逻辑地优先于社会规范,而坚持规范态度的根本性地位,因而在社会规范与个体能动者之间的关系上持非还原个体主义[5-6]。该进路讨论的焦点是个体间的互动关系,如何刻画个体互动的规范态度是其关注的问题。

  理性选择进路和实践理论进路的分歧症结在于对社会规范持不同的还原论和实在论立场。还原论上,理性选择进路持强还原论立场,认为社会规范可以还原为个体性心理属性或机制;实践理论进路持非还原个体主义立场,认为规范态度是社会层面的行动模式,不可以还原为个体性心理属性。实在论上,理性选择进路持工具主义态度,只是把社会规范的描述作为一种工具假设,而并非有所指;实践理论则持实在论态度。瑞斯乔德尝试结合两条进路,形成一种生态分析的规范自然主义进路。

  瑞斯乔德的论证分两条线索,一条剖析毕凯瑞的社会规范观,论证实践理论的切入点;另一条提出一种对遵从社会规范的能动性的生态分析。笔者同意前一线索对毕凯瑞的批评,但对第二条线索的生态分析存疑,指出澄清社会规范的规范性功能和解释性功能之间关系才是解决自然化社会规范的要害。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