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研究 > 理论文章 >

谭力扬:批判实在论的“多层统一”科学观

发布日期:2019-03-10 17:39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The "Unity on Multi-level" View of Scienc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ritical Realism

  谭力扬(1983- ),男,广东电白人,博士,东华大学人文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科学哲学与科学史。上海 201620

  原发信息:《科学技术哲学研究》第20184期

  内容提要:罗伊·巴斯卡的批判实在论隐含着一种关于科学的“多层统一”的观念。在本体论和方法论两个层面上,这种“多层统一”观既批评了以物理科学为范本的传统的科学统一观,又批评了过于强调主观意图与局域性历史情境等因素并否定统一的科学整合观。从而,这种“多层统一”观提出了阐明科学统一问题的第三条进路。

  Roy Bhaskar's critical realism implies an idea which can be concluded as a "unity on multi-level" view of science.From the ontological and methodological viewpoint,this idea criticizes not only the traditional view on unity of science which presumes the physical science as a template,but also the "integration" view of science which emphasizes factors of subjective intention and local historical circumstance unduly and denies that science can be unified.Therefore,the "unity on multi-level" view of science indicates the third approach to expound the issues on unity of science.

  批判实在论/科学统一/先验/自然主义/critical realism/unity of science/transcendental/naturalism

 

  在其支持者看来,巴斯卡(Roy Bhaskar)提出的批判实在论(critical realism)已经在科学哲学与社会科学两方面掀起了一场思想运动。[1]ix根据对该哲学理论的一些权威解读,所谓“批判实在论”这个名称是对巴斯卡的以下两项基干性哲学立场的合称:先验实在论(transcendental realism)和批判的自然主义(critical naturalism)。[2]这两项基干立场展示出,批判实在论既是一种贯通所有科学领域的实在论,又是一种适用于包括社会科学在内的一切科学的,特别是认为社会科学的方法应该与自然科学一致的方法论自然主义。[3]3

  在此基础上,本文希望指出:在上述两种视角的背后其实隐含第三种理解批判实在论的视角——科学统一(unity of science)。这里的所谓“科学统一”就是认为科学的各个学科、领域的知识之间都能够以比较简单的方式整理、组织起来,并使这些学科、领域和理论都成为唯一的一个严谨的知识体系中的某个环节,[4]这是一种关于科学的认识论观点。因此,批判实在论其实就从认识论的角度提出了一种新的科学统一观。这种科学统一观的新颖之处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批判实在论通过两项基干立场将“先验”与“批判”这两种重要的哲学态度、哲学观念引入对科学统一的考察之中,从而批评了传统的、以物理科学的还原论为基准的“物理主义”式科学统一观。其次,批判实在论又拒斥了当代科学哲学研究中形成的某种拒斥科学统一、主张多元主义或整合(integration)等观点的潮流。因此,在科学统一这个问题上,批判实在论事实上提供了在传统的科学统一观与新兴的非统一观之外的第三条道路。本文将对此做详细讨论,进而将批判实在论提出的科学统一观概括为一种“多层统一”的观点。

  一、科学统一的本体论基础:先验思辨对实在的层层深入探究

  如前所述,“批判实在论”其实是对巴斯卡的“先验实在论”与“批判的自然主义”这两项基干立场的合称,而且两者合并起来即代表着批判实在论提出一种独特的科学统一观。其中,先验实在论提供了关于科学统一本体论基础的观念起点。

  在巴斯卡看来,先验实在论的核心就在于这种实在论所述及的“实在对象”必须通过一系列康德意义上的先验设问和回答的方式来探究,而绝不仅仅是简单地对现有科学的知识成果所提及的那些实体做出本体论承诺。他在《一种关于科学的实在论(A Realist Theory of Science)》中即指出:

  “对先验问题‘世界必须是什么样子,才会使科学得以可能?’的回答方能有资格称为本体论。”[5]13

  类似的,根据所讨论之哲学话题的变化,巴斯卡还提出了“情况必须是什么样子,才会使特定的认知行动(如对经验进行概念化)得以可能?”等不同的先验问题。[5]253同上,他认为对这些先验问题的回答才能构成在这些话题上的可靠本体论理论。甚至可以说,在巴斯卡看来,如此的康德式先验设问与回答的方式可以推广到他考察的所有哲学领域,即包括本体论在内的哲学考察就必须以如此的先验思辨方法来探究相关事物的前提与边界,而不仅仅是就事论事地阐释当下的事物本身的情形。

  巴斯卡认为,科学实在论之所以必须是上述的这种先验实在论,就是因为依循常见的、物理主义式的科学方法来进行科学研究,所得到的科学成果(特别是科学理论及其经验观察证据)都只是认知成果。既然如此,它们只在认识论层面有效。因此,任何直接针对这些科学成果提出的本体论承诺都会导致“认识谬误(epistemic fallacy)”,即一种“将本体论还原为认识论”的错误观点,进而导致了经验式的实在论(empirical realism)这样的一种错误的本体论立场。[5]26

  更具体地说,巴斯卡对认知谬误的阐释如下:

  “经验式的实在论得到一项形而上学教条的支持,即关于所是(being)的陈述总能被转化为关于所是的知识的陈述。该教条被我称为认识谬误。由于本体论不能被还原为认识论,这种谬误就仅仅产生了一种基于经验范畴的隐性本体论,以及一种基于经验对象之推定特性(也就是原子事件与它们之间的关系,还有恒常关联)的隐性实在论。”[5]5

  这种观点从整体框架的角度对科学哲学中的一项传统讨论——科学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间的争论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从科学哲学的主流观点来看,该传统讨论主要是针对理论等科学认知成果的二阶研究。也就是说,它的整体框架基本如下:当科学研究根据观测、实验等经验观察证据来归纳、猜测和构造出理论之后,科学哲学才会针对其中的理论术语来讨论它们是否指称实在的科学对象。依照巴斯卡的看法,如此讨论如果得出否定的结果(即反实在论)当然就无法揭示科学对象的本体论基础;而即使得出肯定的结果,那也只是给理论这一朝向经验的认知结果强加上本体论意义,而并没有真正彻底地讨论科学的本体论问题,从而犯了认识谬误。因此,该谬误的提出即表明巴斯卡彻底拒斥了科学实在论等大多数传统的科学哲学讨论框架,并以他的先验实在论取而代之。“先验”的意义就在于使我们能够以先验的哲学思辨方法直接探究科学的实在性等本体论问题,而不应该依赖物理主义式的经验性科学方法及其认知成果。

  进而,巴斯卡还将对认知谬误的批评扩展到对现实主义(actualism)立场的批评。他指出:

  “我使用‘现实主义’一词来指向一种关于因果定律之现实性的教条。该教条是指定律就是事件或事态(这些都被认为构成了在现实中经验到的或可能经验到的对象)之间的关系。在上述观点背后隐含着一种观念,即只有现实(被认定为经验中的确定对象)的才是实在的。给定该观念后,对定律的分析就一定导向恒常关联的观点。……我正在攻击一种假定——恒常关联对定律而言是必要的……”[5]54-55

  换句话说,观测、实验等经验观察手段以及在此基础上得到的理论概括只是以认知的方式显示出事件、事态之间的恒常关联(在科学中即主要表现为普遍概括式的以及变量之间函数关系式的“科学定律”),而不能在本体论层面上揭示自然规律的真正本性。然而现实主义只是依赖于前者来刻画后者,从而错误地将“(自然规律的)可能性与必然性还原为事态的现实性(即可在物理世界中实现并被观测)”[6]。在出发点与结构上,这种本体论“探究”都与巴斯卡指出的认知谬误非常类似,于是必定也同样导向错误且混淆的结论。

  总之,先验实在论认为,当我们探究关于科学的本体论问题(无论是关于其对象的实在性还是规律的本性)时,都不应该依赖物理主义式的经验性科学研究及其认知成果,而是应该依靠先验的哲学思辨。由此,这种探究至少需要将科学划分为以下三个层次:“经验”“现实”与“实在”。其中,经验和现实的层次都是对科学的认识论式或物理主义式的理解,或只是探究到科学本体论问题的表象;而实在的层次才开始触及本体论问题的实质。

  不过,在巴斯卡的批判实在论这整个理论系统中,即使是实在的层次也只是科学本体论的最浅层而已,它还不足以刻画真正使科学统一起来的那个本体论基础——他所说的先验思辨方法同样可以运用于实在层次上,从而就使本体论探究可以深入到它的下一层次,此后同理。于是,随着先验思辨的不断深入进行,对科学的本体论探究就会层层深入以达到使其真正统一的本体论基础。如此的本体论探究已经远远超出了先验实在论述及的范畴,或者说是在先验实在论基础上的发展,它被巴斯卡称为“元实在论(meta-reality)”[7]18。

  最终,元实在论将科学的本体论展现为以下由浅至深的七层:1.现有的或结构化的事物(即最浅层的“实在”层次);2.过程;3.整体;4.协同的变革性实践,即人的能动性;5.协同的自反性与精神性;6.返魅(re-enchanted);7.非二元性,或内蕴的本质统一性[7]14。只有将七个层级结合起来才构成了科学的完整本体论框架——该框架被巴斯卡称为“积层的整全系统(laminated totality system)”。然后,正是第七层才是真正的科学统一本体论基础。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