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社科研究 > 理论文章 >

性质"揭示":自然种类形而上学研究的认识论基

发布日期:2019-03-10 17:39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Revealing" of Properties:The Epistemic Foundation for Metaphysical Studies of Natural Kinds

  张存建,江苏师范大学哲学系;刘方荣,重庆第二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原发信息:《世界哲学》(京)2018年第20185期

  内容提要:关于自然种类实在论的辩护涉及哲学语义学、本质主义及必然性问题的探讨,需要一种认识论的补充。但是,对于相关认识论问题的反思,不仅促成关于自然种类的弱实在论和多元实在论,也催生出关于自然种类的“消去主义”。自然种类实在论和“消去主义”都诉诸性质“揭示”解释自然种类作为类的同一性,二者都关注属于同一个自然种类的对象所具有的性质及其关系,但是对这些性质与其他性质之间的组合关系重视不够,在一定程度上远离了人们应用自然种类的实际。从分析的形而上学对于性质的研究来看,从性质“揭示”的角度解释自然种类,需要区分性质的“揭示”与“显现”。着眼于性质的“显现”解释自然种类,需要一种综合自然、科学与社会的本体论视角,在本体论实践的舞台上深化关于自然种类的形而上学研究。

  自然种类/形而上学/实在论/显现/揭示/性质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信息互动的逻辑、认知与计算研究”(项目编号:14ZDB016)的阶段性成果。

  

  本文试图辨析自然种类形而上学研究中的两个对立立场,澄清其诉诸性质“揭示”解释自然种类的认识论取向,进而,依据分析的形而上学对于性质“揭示”与“显现”的区分,探讨性质“显现”之维对于自然种类的可能解释。

  一、自然种类实在论及其辩护

  自然种类是否实在,属于一个典型的形而上学问题,相关探讨主要由实在论(realism)的支持者给出。一般认为,实在论是一个关于“何物存在”的立场,实在论的探讨应该致力于澄清世界的基本本体论装置,而不是用语义分析或者认识论的术语论证外在于心灵之世界的存在。(cf.Karitzis,2011:61-73)按照自然种类实在论,存在共相意义上的自然种类;在水与铜之间的区分不仅是两种自然物质的区分,也是两种抽象实在的区分。接受自然种类实在论的理由主要有两个,其一,人类的确将自然种类作为一个实体来谈论,并将一些性质归属给它;其二,存在自然律,它构成一个可以将性质归属给自然种类的例证。(cf.Lowe,2006:29)问题在于,并非所有的自然律都涉及自然种类。例如,牛顿运动定律被视为一条毋庸置疑的自然律,但是它并不涉及任何自然种类。

  一个相对容易接受的选择是接受一种弱的自然种类实在论,即认为存在自然的划分,在生活实际中发挥作用的概念可以反映这些划分。密尔较早地关注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自然的划分这一问题,他不仅接受上述弱的自然种类实在论,还为之附加一个认识论前提——人们可以并且常常知道哪些对于物种的划分是自然的。(cf.Bird,2015:1-30)科学探究所使用的自然种类词项已经对自然做出了成功的“切分”,这种朴素的自然主义可以为密尔式划分观念提供支持,但是,接受这种自然主义,就意味着约定科学有着指导自然种类划分方面的权威。

  克里普克的哲学语义学预设了自然种类实在论,他从认识论的角度给出接受如此预设的理由。哲学语义学的研究秉承一个经典的模式,即从解释词项的意义和指称做起,进而依据“组合性原则”解释语句,最终回答相对宏大的哲学问题。克里普克的哲学语义学也是如此,不过,他没有从形而上学的角度解释自然种类词项的指称“是什么”,而是集中于从认识论的角度解释“如何确定”其指称。克里普克给出这样一个解释“如何确定指称”的图式:

  对象在某个“命名仪式”(baptism)上获得一个名称,该名称在说话者之间一环一环地传播开来,听到名称的人总是意欲与给出名称的人一样把握其指称,如此形成一个关于名称用法的“因果链”,通过这个“因果链”的追溯,后来使用该名称的人可以获知名称在其“命名仪式”上确定的指称。(Kripke,1990:96-97)

  然而,克里普克上述论证的一个突出认识论问题是,如何发现决定不同对象属于同一个自然种类的那种本质性质?克里普克以“案例分析法”解释本质性质,它所分析的例子主要来自化学和物理学,表现出一种诉诸科学探究“揭示”本质性质的倾向。与之相应的是一个较有影响的区分自然种类与非自然种类的方案,即将自然种类视为“科学于之有绝对权威的类”。(cf.Morris,2007:94)然而,科学的发展没有止境,诉诸科学探究解释自然种类,可能使得“揭示”本质性质的工作变得遥遥无期。举例来说,最初命名水的人可能将“无色、无味、透明、可以饮用和灌溉庄稼的液态”视为水的本质,在化学研究发现水的分子结构之后,人们可以认为“具有 这一分子结构”是水的本质,然而最新的化学研究告诉我们,水并不是由水分子简单地叠加在一起,而是一种深受热力学因素影响的齐聚物,因而,不可以简单地认为水的本质是“具有 这一分子结构”。而且,给科学以揭示本质性质的权威性,将不得不面临这样一个矛盾(cf.Goldwater,2018:1-12):科学主要依据部分权威科学家所勘定的规则展开研究,但是,本质性质的存在不应该依赖于任何规则的应用。从这些问题来看,如果说自然种类具有由科学给以揭示的本质性质,它只能是一种历史的本质,而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本质蕴涵实在”的论证。

  关于自然种类实在论的一个突出问题是,自然种类是什么样的实体?有的学者认为自然种类是可以还原为更为基本的性质的实体,有的学者认为自然种类是一种不可还原的实体,还有的学者主张将自然种类视为一种特设性的实体,随之接受一种关于自然种类的“多元实在论”,认为不同领域的专家都可以独立、合理地划分一些自然种类。(cf.Dupré,1991:441-444)在R.博依德(R.Boyd)看来,导致这种分歧的主要原因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单单关注类之成员的形而上学特征,二是忽视使用自然种类的语用实际,他因此而主张在对于实在论的探讨中附加一些认识论的思考,并提出“自我平衡性质说”,将自然种类解释为一簇性质,认为这些性质可以通过基因流变、自然选择之类的“自我平衡机制”实现“自我平衡”。(cf.Hacking,1991:109-126)“自我平衡性质簇说”在自然种类的形而上学研究中纳入相对较多的认识论思考,它可以为一种关于自然种类的弱实在论提供支持,但是下一小节我们将看到,基于认识论的思考解释自然种类,也可能导致一种关于自然种类的“消去主义”。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