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用户名:
  • 密 码:
  • 登录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型智库 > 智库资讯 >

文学应当有力地参与和推动时代进程

发布日期:2019-03-09 18:51  新闻来源:  编辑:宣传部社科规划办

党中央、国务院授予的100名改革先锋中,就包括“‘改革文学’作家的代表”蒋子龙和“鼓舞亿万农村青年投身改革开放的优秀作家”路遥。回眸40年来的新时期文学可以发现,有不少作家不但没有深入火热的社会大变革实践中,反而在改革中迷失了自己作为人民作家的主体性,甚至放逐了文学使命,放逐了文学赖以安身立命的根基。当下,部分作家的文学书写历史参照系过于单一,历史时长偏短,地理空间过于狭窄,没有把真正能够代表40年改革开放历史的图景诉诸笔端,没有让胸怀世界的风雷照亮文学的星空,特别是未把文学置于历史与世界的维度加以表现。当然,蒋子龙和路遥也没有建构起“中国的深圳”或“上海的浦东”等文学地标,但他们所走的文学道路是通向这样更具有代表性的文学地标。

改革开放;蒋子龙;路遥;文学创作;变革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改革开放铸就的伟大改革开放精神,极大丰富了民族精神内涵,成为当代中国人民最鲜明的精神标识。

广大作家凭借辛勤的创造劳动、丰富的艺术成果,在铸就伟大改革开放精神的过程中发挥了独特而重要的作用。党中央、国务院授予的100名改革先锋中,就包括“‘改革文学’作家的代表”蒋子龙和“鼓舞亿万农村青年投身改革开放的优秀作家”路遥。

40年来的文学发展历程,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家。为何蒋子龙和路遥能够获此殊荣,成为影响改革开放历史进程的先锋人物?他们究竟对改革开放作出了哪些历史性贡献?他们的文学创作将对新时代文学发展产生怎样的示范引领作用?

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成就,在文学上的重要标志就是一些作家犹如幼苗破土而出,最终成长为参天大树。不论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还是获得了茅盾文学奖的陈忠实、贾平凹、张炜等作家,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且不说他们能否获得世界性的认同,就是能否从容地写作都是一个未知数。而蒋子龙和路遥的一个突出共同点就是他们以文学创作的方式有力参与并推动了时代进程,成为人们回眸历史时无法忽视的重要存在。

蒋子龙的“改革文学”直接触及新时期改革最为关键的内容,尤其是触及国企改革的关键所在,由此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他的短篇小说《乔厂长上任记》将创作的着眼点放在人们关心的经济改革领域,成功塑造了一位锐意进取、雷厉风行、敢于大刀阔斧进行改革的企业家形象,首开“改革文学”先河。此后他陆续发表的《开拓者》《赤橙黄绿青蓝紫》《燕赵悲歌》等一系列表现工厂、城市改革的小说,对促进思想的解放、推动改革的深化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在当时的背景下,蒋子龙以文学形式,很好地解答了传统经济学理论难以解答的现实新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改革文学”承担了经济学理论的使命,以其强大的情感影响力和审美感召力,为改革走向深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与蒋子龙关注城市改革有所不同,路遥把目光更多地聚焦在农村改革上。他以自己对农村的深刻洞察与真切体验,相继推出了《人生》《平凡的世界》等重要作品。改革开放的本质在于最大限度地解放人、促成人的全面发展。路遥在《人生》中则把被传统户籍制度钳制在土地上的新一代农民满怀创造激情、渴望实现崭新生活的梦想,用文学的形式展现出来。当然,在实现人生梦想的过程中,这些已经从土地上觉醒的一代新人并非一帆风顺。但是,当改革开放的时代春风吹来时,再凛厉的倒春寒也无法阻挡已经觉醒的人的蓬勃发展。这在《平凡的世界》中得到了进一步展示。如果说改革开放之初的高加林还希冀通过谋求一份体面的城里工作获得自我发展的话,那么,在改革开放走向深入的时候,孙少平则已经挣脱羁绊,开始掀起了更为深刻的社会大变革,那就是后来支撑起中国经济半壁江山的民营企业。显然,路遥在乍暖还寒时便敏锐地捕捉到了即将到来的时代巨变,再用文学的形式真切地表现了出来。

蒋子龙与路遥的文学创作提供了时代的母题。“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任何特定的时代必然有其特定的文学,任何特定的文学必然有其特定的时代主题。40年来新时期文学发展进程中,改革开放最能体现这个时代的主题。蒋子龙和路遥在文学世界中不仅揭示了这场伟大变革别无选择的历史必然性,而且展现了这种从人的观念到社会体制内外变革的艰难曲折、痛苦磨砺的复杂性。乔厂长的大胆变革,让我们看到了新时期走在时代前列的变革者的奋进与悲壮。尤其值得肯定的是,这种变革精神早就深潜在中国人的血液里,只不过其外在的表现形式不同而已。路遥作品中的高加林和孙少平等普通人物,同样以其独特的方式汇入历史的洪流之中,最终汇聚成这个时代的磅礴大潮。

蒋子龙与路遥的文学创作热情讴歌了时代精神。在新时期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永不言败的进取与愈挫愈勇的韧劲相结合、脚踏实地的劳作与美好生活的向往相结合、突破藩篱的探索与坚定不移的信念相结合,这些都是40年来能够攻坚克难、不断创造奇迹的根本所在。蒋子龙笔下的乔厂长面对行将破产的企业,凭借坚定的信念和勇于进取、大胆探索的精神,毅然决然地担当起历史重任,走上了引领企业重生的崭新征程。如果循着乔厂长的路子顺流而下,就会发现许多浴火重生的国有企业恰是从这里开始了艰难的蜕变。这些国有企业或通过股份制改制,或通过重组整合,最终实现了自我的否定与超越,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发展之路。至于路遥笔下的高加林和孙少平等农村青年,则乘着改革的东风,最终走出了祖祖辈辈沿袭固守着的土地,汇入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成为这个伟大时代的参与者、建设者、推动者和共享者。辛勤劳动让大多数人获得自我解放的同时,也最终实现了自我的人生价值。

您是第位访问者

版权所有◎2007-2025 黑龙江社会科学  未经允许 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象
电话:0451-82808217 邮编:150001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  技术支持:东北网